粉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婚外情的滋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05:53 阅读: 来源:粉笔厂家

我和妻结婚四年,早已过了甜蜜的新婚期,生活平淡得就像一杯白开水。正在不甘平淡的我想在这杯白开水中放点佐料增加一点味道之时,楼下搬来了一家新邻居,这家新邻居的女主人居然就是我高中时代的初恋情人梅子。

这一发现令我兴奋得一连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每天上下楼的次数也多了,总希望能在楼道里碰上梅子。也许是我俩有缘,每天还真能碰上她一两次,有时是她下楼倒垃圾,有时是她挽着她丈夫上楼回家。每每这时她总是脸红红的,低眉垂眼,招呼也不敢和我打,便与我擦肩而过,留下一路香风,令我久久回味。

尤其是当我听说梅子和她老公的感情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好时,我更是产生了一种想要将她揽入怀中尽情安慰一番的冲动。可是,慑于妻是一个十分细心的人,所以我有心无胆,一直不敢和梅子靠得太近。

有一天,我从一本时尚杂志中看到了一则教男人偷情而不被妻子怀疑和发现的绝招,于是便决定试一试。

这一天吃晚饭时,我用一种十分随意的语气对妻说:"老婆,下个月有个香港客户要来公司洽谈业务,我可能要去陪陪他。"妻一边吃饭一边"哦"了一声,并没有往心里去。

我见这关键的第一步已经成功,心里十分高兴。晚上,待妻睡熟之后,我悄悄爬起床,坐到书桌前,提笔给梅子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我既用饱含情感的笔调向梅子倾诉了别后的相思、重逢的喜悦,又委婉地向她提出了恢复旧情的要求。

信写好之后,我想明天早晨在楼道里碰见梅子时就悄悄塞给她,仔细一想又觉不妥,考虑再三,最后我决定从邮局寄给她,这是最安全的一种方法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揣着写给梅子的信向邮局走去。半路上,我的手机忽然嘀嘀地响了两声,拿起一看,原来是收到了一条短信息:

字字相思语,句句缠绵情;写尽红豆诗,送给心上人。勇,我是梅子,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了?

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字,我既吃惊又高兴,差点跳起来。吃惊的是我没有想到梅子竟会先主动向我表白,高兴的是我发现发手机短信息传递爱情,岂不比写信更直接更安全更省事吗?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我立即放弃了从邮局寄信的念头,直接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息给梅子:

梅子,你是我梦中的红玫瑰,我从来没有将你从记忆中抹去过。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对你说四个字:爱老虎油!

梅子收到我的回复之后,立即又给我发来一条短信息:

与你重逢之后,才知道有一种心情叫依恋,有一种感觉叫爱……

我忙又回信息给她……

就这样,我和梅子一下子又回到了那美好的恋爱季节。每日上下楼梯在楼道里碰见梅子,她的脸似乎更红,头也低得更低了。有一次与她擦肩而过,我蓦然回首,才发现她正巧然朝我回眸一笑,那嫣然一笑中,不知已包含多少难以诉说的温情。我也心有灵犀地给了她一个含蓄的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正在我和梅子势将旧情复燃如火如荼之时,我仍没忘记向妻实施我的计划。月初的一天,我对妻说:"老婆,我上次跟你提过的那个香港客户这个月要来,公司老总吩咐我这个业务经理要不惜一切代价搞掂他。听说香港老板的夜生活十分丰富,我可能要陪他一个通宵。"

妻说:"你们老总这么器重你,你可不要让他失望。"

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我加快了对梅子的攻势,有时甚至一天要给她发十几条短信息。而从她发回给我的短信息中我也看得出来,梅子的心情和我一样迫切。我俩就如一对处在热恋中的少男少女一样,有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我和梅子在楼道里相逢的次数渐渐多起来,单独一个人时,她的脸不再发红,头也不再低下去了,总是迎着我嫣然一笑。

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就发短信息给她说:"梅,201314(爱您一生一世)!今晚七点半,陶然居咖啡厅见,好吗?"信息一发出,我的心就怦怦狂跳起来,梅子会不会答应我呢?

整个上午很快过去,还不见梅子给我回信息,是不是我的话伤害了她呢?我的心都悬了起来,下午三点多,手机嘀嘀声响,梅子给我发来了信息:"我老公今天正好出差,晚上七点半不见不散。"

太好了!我高兴得跳起来,拿着手机吻个不停,好像它就是我日夜思念的梅子似的。

晚上下班回家,妻已做好饭菜在等着我。我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亲爱的,那个香港客户来了,我今晚要陪他,不能在家吃饭了。老总给我在香港客户所住的宾馆里订了一个房间,叫我一个晚上都陪着他,争取把这单业务搞到手。今晚我就不回来了,你就一个人在家睡觉吧。记住,要把门窗关好,小心小偷,无论谁叫也不要开门。"

"如果是你叫门呢?"

"我说了今晚绝不回来,如果是我叫门,那一定是有人冒充我,你更加不要开门,以免上当受骗,听见了吗?"

因为一个月前我就向妻作了铺塾,所以她一点也不怀疑我,点头说:"你去吧,别太辛苦了!"

我急忙洗过澡,换了一件西服,头上抹了摩丝,洒了香水,就出了门。

我提前十分钟来到陶然居咖啡厅。灯光淡蓝,歌声抒情,一对对情侣正坐在淡淡的轻雾中喁喁低语。我一下子就找到了恋爱的感觉,在角落里坐下来,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等着我的初恋情人——梅子的到来。

身边的情侣走了又来,来了又走,可我始终没有见到梅子。我有些着急了,难道梅子是在考验我的诚意吗?我又叫了一杯咖啡,耐着性子再等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仍不见梅子的身影。

我再也坐不住,用手机给梅子发去一个大大的"?"号。

好久,梅子终于回复我:"对不起,我老公忽然回家了,我们的约会取消吧!"

什么?我如当胸挨了一记重拳,顿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怎么会这样呢?不是说好不见不散的吗?

我有一种受骗的感觉,站起身,就想回家去。可一想,不对,我早已和妻说好今晚陪客户不回家了,这一回去,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我只好又闷闷不乐地坐下来,无精打采地喝着杯子里的咖啡。很快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咖啡厅已经打烊,我被服务员小姐很客气地"请"了出来。

大圣之怒星耀版

作妖计满v变态版

96c彩票app下载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