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诡事纪实112-【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44:06 阅读: 来源:粉笔厂家

这是2015年清明节的前后,有一天我正趴在写字台上玩弄我的变形金刚,突然爷爷在外边叫我的名字,我习惯性地回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只见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文质彬彬地向我递来一张名片,接着露出满口的森森白牙皮笑肉不笑地对我说:“刘先生,我们是‘鬼姐姐’恐怖小说编辑部的,想跟您谈论一下图书出版和版权归属问题。”原本只把写作当做消遣的我可没敢有这等奢望,只求读者不骂我写的不好就行,但当我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爽!随即便答应去他们总部谈谈。

我出门就在村民的注视下踏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只见轿车中同样坐着几名黑衣男子,我对他们象征性地笑笑就坐了进去,但当我进去后才发现车内的气氛异常诡异,气候还尚且不太暖和的时候竟然没开暖气,我冻得一个劲地打喷嚏,而这些人却仿佛死了一般无动于衷,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只是像雕塑一样静静地坐着!当汽车路过一段路况不太好的路段时我一个踉跄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我顿时如坠冰窟,整个人的皮肤上都结了一层薄薄的霜,而这个人仍是无动于衷!车子在路上风驰电掣,也不知还有多远?我此时睡意上来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车还在路上,只不过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旁昏黄的路灯照着油光发亮的路面,灯光的尽头仍是一片黑暗,这顿时让我想起了小说中通往地狱的幽冥大道,想到此处我不禁打了寒颤不敢再想下去!就在我思考还要开多久的时候司机挂着象征性地微笑将车停在了一处破旧不堪的烂尾楼前,只见翠绿色的苔藓爬满楼面,正栋楼黑漆漆的窗户没有一丝灯光透出,灰白的楼面好像正在俯瞰着我们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就在此时司机对我说:“刘先生,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四周全是摇曳着的荒草,早已没了树叶的枯枝好像一丛丛的妖魔鬼怪狞笑着夹道欢迎着我,只是更远处就已经被白茫茫的一片所替代,怎么也看不出自己身在何处?我稀里糊涂被带到了26楼,但是在楼下怎么也看不出这栋楼竟然还有26楼?

司机将我带上26楼后就和其他人莫名的消失了,空荡荡的房子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和一沓沓封面设计触目惊心地恐怖故事,我随手翻了几本就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也不知等了多久仍是没有一个人来招待我,我看看手表指针不偏不倚指在12点整,就在这时一阵阴风透过窗子轻抚着所有恐怖故事的封面,只听耳边一声凄厉的惨叫所有恐怖故事的封面插画居然动了起来,整座房间的柜子、抽屉、椅子都莫名其妙的来回开合疯狂地旋转起来,我吓得一个箭步就冲出来房子准备搭乘电梯逃跑,等了好久终于等来了电梯,我快步抢了进去一个手不停地按着1楼,当电梯门再次关闭的时候整颗心才稍稍平静下来,突然电梯在空中停了下来。

我一看绿莹莹的指示屏电梯此时还在13楼,我退回电梯继续按下1楼,可就是大半天没什么反应?我大骂一声晦气,正准备步行走楼梯的时候电梯却又恢复了正常,我无奈又退回电梯,这次电梯好在没出什么问题,但就在接近一层的时候电梯忽然向下一沉,指示屏上的数字飞速变化着,我的一颗心早已飞出了腔子,整个人只有出的气没了进的气,等电梯再次停下的时候我才渐渐地喘匀了气,但是当我抬头的一瞬间脑子里又是嗡的一声,只见指示屏显示的是地下七层,我摸索着出了电梯间,一面青绿色的斑斑的铁门顿时又映入了眼帘,可恐怖的不是铁门,却是铁门上的一行数字,“731”几个白色的数字此时显得格外的扎眼,就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铁门咯吱吱开了。

一片绿光中一只怪手一下子将我拽了进去,只见黑色的军靴在里面齐刷刷地站成两排,我被几名穿着白大褂叽里咕噜说着鸟语的日本人抬在了冰冷的手术床上,一排排带着口罩只露出怪异笑容的日本人望着我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我使劲挣扎了几下手脚都被粗壮的麻绳捆得紧紧的,为首的一个日本人忽然手中晃出一个亮晶晶的柳叶刀,刀锋上闪着象征死亡的寒光,我大喊着不要,可那一柄柳叶刀还是缓缓抵在我的颈窝,我无助地大喊着。

突然一股鲜红的血柱喷向了那个日本人,这群恶魔看到血后竟然大笑起来,他们的笑声尖利地刺痛着我的耳膜,接着我只听手术刀在我的皮肤上划过,发出拉拉链一样的恐怖声响,而我却像被活剥了一样疼痛,鲜血横飞中我的器官一件件被摘出体外,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模糊中我看到了无数看不清面容的人影,他们口中喊着:“我好痛苦!”而我的意识中知道这些人都是被日本鬼子残害至死的!

然整个房间里红光一片,刚才还得意洋洋的日本鬼子纷纷乱作一团,口中大喊到叫着将满屋子的瓶瓶罐罐砸的粉碎,接着一群老百姓打扮的人和一群长鼻子的俄罗斯人冲了进来,冲锋枪特有的枪声充斥着整个空间,不一会儿日本鬼子就被消灭干净,那群老百姓打扮的人和俄罗斯人纷纷摘下帽子向着满屋子支离破碎的人体器官深深敬了一礼!我意识模糊中微弱地叫着:“杀了我吧!”一群人听见声音立刻围了上来,一名满脸胡子的中年人看着早已被掏成躯壳的我向着周围绝望的喊道:“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救救他吧?”一个俄罗斯人摊开双手无奈地摇了摇头,大胡子噙着泪举起了手里的枪,只听一声枪响我终于从噩梦中惊醒,此时我正趴在一沓厚厚的草稿上,故事的名字叫《恐怖731》!

镜天逆手游

新斗罗大陆满v破解版

挂机吧妖精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